以太坊暴跌20%的幕后“黑手”:大概率是中国游资所为

btc268.com 2019-01-03 11:09:27 来源:区块链资讯

  

  文  | 棘轮 比萨

  “仿佛坐了一次过山车。”对以太坊近日的币价走势,投资者如是评价。

  在经历数月的下行后,以太坊在短短几天内,实现了超越币市平均水平的增长;随后,又掉头下跌。

  在币价背后,以太坊社区正在酝酿一个跳票已久的计划——“君士坦丁堡”升级。在此之后,以太坊将逐渐从PoW转向PoS共识。

  这意味着,以太坊挖矿收益将逐渐降低,直至归零。矿工会离场,但以太坊却有望迎来性能爆发。

  无数的竞争者,正在对以太坊“公链之王”的地位虎视眈眈。以太坊的未来,仍然前途未卜。

  01 过山车

  大起,然后是大落:在达到近期高点——158美元不久,以太坊的价格开始迅速下挫。

  一直被唱衰的以太坊,曾经出人意料地走出了一轮犀利的上攻:短短6天,就从12月16日的年度最低点81.9美元,攀升至前述高点,大涨92%。

  “以太坊价格重回四位数了。”12月24日,当以太坊被突然从128美元拉升至145美元(合人民币1000.38元)时,一位投资者感叹。

  这句感叹颇让人心酸:2018年初,以太坊的价格还是14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627元,是目前的9倍有余。

  无论如何,随着以太坊前段时间的大涨,比特币、XRP、EOS等主流数字货币也全线大涨,24小时平均涨幅均超过了10%。

  但好景不长,很快,以太坊价格便开始出现断崖式下跌。

  暴跌始于12月24日23:00,1小时内,其价格由158美元跌至144美元,跌幅达8%。

  随后又是一轮下跌。截至12月25日19:00,以太坊已跌至127.22美元,累计跌幅近20%。

  

  

  “我只想骂人,这样的玩法,只有国内的庄家做得出来。”一位投资者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矿海会COO俞阳也认为,此次过山车行情,很可能是游资所为。

  所谓游资,即嗅觉灵敏、极度贪婪的流动资本。它们看准时机,闻风而动,快进快出。

  支撑俞阳下这一判断的 ,是这次流入以太坊的资金多是USDT,拉盘的时间节点选在北京时间上午8:00,还有央视消息面配合。“大概率是中国的游资所为。”他说。

  急涨之后就急跌,这说明游资已经开始撤退。

  而财经专栏作家殷浩天认为,此次币价波动,一个原因是多头与空头在博弈。

  “比特币在4000美元这条价格线上,有很多空单,”殷浩天说,“多头利用拉升以太坊价格,带动比特币价格上涨,吃掉空单。”

  为什么多头不直接拉升比特币价格?他表示,这反映出了数字货币市场的资金不足——主力资金不足以将比特币价格拉升至爆破空单的程度。

  这也从侧面印证,拉盘资金很可能来自游资。

  他认为,急跌的另一个原因,是美股突然崩盘。

  北京时间12月24日,美股惨烈下跌,三大股指跌幅均超过了2%。其中,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已经跌入熊市。

   “美股的暴跌彻底击溃了投资者们的心理防线,导致他们恐慌性抛售。”他分析。

  02 “君士坦丁堡”升级

  游资为何在此时关注以太坊?在众多外部原因之外,以太坊即将发起的“君士坦丁堡”升级,很可能是原因之一。

  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升级,究竟指的是什么?

  按照以太坊的路线图,以太坊从发布至今,将经历四个主要阶段,它们分别被命名为:前沿(FrONTier)、家园(Homestead)、大都会(Metropolis)、宁静(Serenity)。

  其中,第三阶段又被划分为两个部分——“拜占庭”与“君士坦丁堡”。它们都是土耳其著名城市伊斯坦布尔的古称。

  2017年10月,以太坊网络在第4370000区块高度,完成了拜占庭升级。按原定计划,2018年下半年,以太坊应完成君士坦丁堡升级。

  但由于以太坊社区不断有新的EIP(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以太坊改进建议)出现,时间被一再推迟。

  直到12月7日的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会议。会上,以太坊社区达成一致,计划于第7080000区块(2019年1月14日左右),进入君士坦丁堡阶段。

  在这一阶段,以太坊的共识机制将由PoW逐渐转换为PoS,并最终进入完全PoS的“宁静”阶段。

  按照计划,在君士坦丁堡阶段,以太坊的TPS、分片、状态通道、节点分布等性能指标,将得到全方面的提升。

  但与此同时,由于共识机制的更改,以太坊网络中的矿工,也面临着利益受损的情况。

  今年9月,以太坊社区发布了EIP-1234,计划将挖矿产生的区块奖励,由3ETH降至2ETH。这已经是以太坊社区与矿工群体互相妥协的结果——在今年4月的EIP-1011中,以太坊开发者甚至计划将奖励降低至0.6ETH。

  从技术角度看,君士坦丁堡等大版本升级,本身即是一次“硬分叉”——只有认同升级的节点,才能继续加入以太坊网络。如果以太坊社区不能就升级达成一致,共识坍塌,便会导致新的以太坊分叉币产生。

  回顾历史,以太坊也曾如比特币一样产生分叉币——以太经典(ETC)。

  2016年年中,以太坊上的明星ICO项目——The DAO遭遇黑客攻击,360万个ETH被盗走,约占当时以太坊总量的5%。在V神等社区领袖的呼吁中,以太坊在7月20日执行硬分叉,回滚了被盗的ETH。

  但仍然有10%的以太坊社区成员,投票反对硬分叉。他们继续“留守”以太坊原链,以太经典(ETC)自此诞生。如今ETC的价格为4.7美元,总市值5.6亿美元,不及以太坊的5%。

  因为君士坦丁堡升级,挖矿收益受损的矿工群体,可能成为新的“不稳定因素”。如果矿工联合抵制升级,以太坊网络便可能诞生出新的分叉币。

  以太坊会走上BCH的分叉之路吗?

  “目前来看,应该不会,”网录科技副总裁李尼对一本区块链表示,“BCH分叉,是社区中出现了两股不同利益的对抗力量。而现在来看,以太坊社区中的绝大多数人,仍然是支持以太坊升级的。”

  他认为,升级之后,以太坊降低了挖矿区块奖励。这和比特币四年一次的产量减半类似,对币价可能会是利好。

  以太坊矿工陈林也这样认为:“挖的币少了,但币价应该能涨,实际收益不一定会少。”他在甘肃酒泉部署了几十台以太坊显卡矿机。

  与比特币挖矿行业常用的ASIC矿机不同,以太坊网络至今仍有大量矿机采用显卡挖矿。相比“专一的”ASIC矿机,显卡矿机可以挖以太坊、门罗币等多个币种。即便遭遇“矿难”,矿工们也可以把显卡卖给游戏玩家,矿机不会成为“废铁”。

  在陈林看来,这也是矿工难以主导以太坊硬分叉的原因之一。“以太坊和比特币不同,没有比特大陆这样代表矿工的‘巨头’,”他说,“没有足够强大的势力,能主导以太坊的分叉。”

  按照以太坊的升级计划,君士坦丁堡升级后,以太坊网络将引入“难度炸弹”。挖矿收益会逐步下调,直到降低为0。在收益下调过程中,所有矿工,都会出局。

  “以太坊的白皮书,其实早已指出了路线图:暂时使用PoW,但终有一天,会进入完全的PoS时代,”李尼说,“整个社区,包括矿工们,对此都存在共识。”

  03 未来

  10月31日,在捷克布拉格,以太坊社区召开了第四届开发者大会。V神走上讲台,对台下近3000名开发者,阐述自己对于“以太坊2.0”的理解。在30分钟的演讲中,V神不停地挥舞着手臂,他标志性的粉色表带手表,在灯光下格外醒目。

  

  V神亮相以太坊第四届开发者大会

  “以太坊2.0能处理的交易量,比现有版本高出1000倍,”V神说,“这将让以太坊成为真正的世界计算机。”

  在经历了ICO退潮、币价下跌、公链竞品冲击等一系列挫折之后,君士坦丁堡升级,是以太坊朝着2.0时代迈进的必由之路。

  但以太坊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DappRADAr数据显示,以太坊平台当下最火爆的数款Dapp,近日日活用户均不足1000人。

  而EOS、波场等公链平台,在活跃用户、交易次数上,均已超越以太坊。这是共识机制带来的优势——相比以太坊,EOS、波场的TPS更高,且不收手续费。

  

  以太坊平台Top 5 Dapp日活用户数均不足1000

  “不过,现在的EOS、波场上,充斥着大量博彩游戏。以太坊的整体生态相对更加健康。”国内某公链项目负责人张康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DappRadar数据显示,EOS、波场以日活用户计算的Top 20 Dapp中,分别有14和12款为博彩类应用。而在以太坊平台,Top 20 的Dapp则大多为交易所、游戏类应用。

  

  波场Top 5 Dapp中,有3个为博彩应用

  根据DappRadar数据,以太坊平台在Dapp数量上也仍然存在优势。在DappRadar收录的1579个Dapp中,有1304个都基于以太坊平台,EOS、波场的Dapp数量,则分别只有226和49个。

  “以太坊在Dapp数量上占据优势,但在增长速度上,EOS和波场却在超越以太坊。”张康说,直至今日,以太坊的TPS依然停留在20-30的水平。再不提升,其竞争力会越来越差。

  投资者对以太坊的焦虑,直接表现在了币价上。自今年5月的小高点至今,以太坊的币价已跌去84.7%,是近半年来跌势最猛的主流币之一。

  “目前看来,近日炒作以太坊的游资,还在出货阶段。”俞阳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短期来看,以太坊的币价还会继续波动,直到这波游资完全退出。

  以太坊的灵魂人物V神,如今在Twitter上的ID为“不会送ETH的Vitalik”(Vitalik Non-giver of Ether)。此前以太坊币价高企时,Twitter上常有人冒充V神,以“送ETH”为名义诈骗钱财。随着以太坊币价的走低,诈骗者渐渐消失。

  如今,V神在Twitter上的主要工作,也由“抓骗子”转向了提振以太坊投资者的信心。12月10日,他连发15条Twitter,阐述自己对于Dapp与区块链的看法:“相比中央服务器,区块链不能降低计算成本。相反,区块链利用‘提升计算成本’的方式,降低了社会成本。”

  “过去70年里,人工成本提升了2~10倍,但计算成本却降低了1万亿倍,”V神说,“以计算成本为代价,降低社会成本,显然是划算的。”

  如何权衡计算成本与社会成本,对于由PoW向PoS转型的以太坊,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难题。

  在公链市场中,EOS等竞品,正是依赖更低廉的计算成本,向以太坊发起了挑战。而以太坊则仍然在如何降低计算成本方面,反复取舍。

  

  不进化,就死亡。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即将到来的“君士坦丁堡”升级,对以太坊无疑是利好。

  但在熊市中,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被资本作为拉盘割韭菜的工具。

  这次是“君士坦丁堡”,下次是什么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本文为原创稿件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请注明来自以太坊之家(www.eth68.com),本文标题:以太坊暴跌20%的幕后“黑手”:大概率是中国游资所为 原文地址:http://www.eth68.com/news/253.html

以太坊暴跌20%的幕后“黑手”:大概率是中国游资所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