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价格为何持续下跌?什么时候适合炒币投资者抄底

2018-11-14 18:28:57 来源:

  币市从今年开始持续走熊。数字货币市场的主要话题变成了“泡沫是否破碎”、“币价是否已经触底”等。币价行情不振,以太坊的价格跌幅尤其扎心。 根据非小号信息,ETH在今年1月15日前后达到价格高点1.5k美元左右后,从1月到4月出现持续性暴跌现象。目前,ETH处于价格低位,在200美元左右徘徊。相比于最高点,ETH市值跌幅达到85%左右。

  01

  ETH为什么会下跌?

  以太坊价格大跌主要出于三个原因。首先是因为受到了熊市影响,1C0需求疲软,1C0项目频频遭遇滑铁卢,市场对ETH的需求大幅减小。

  根据ICO WatchList的数据,今年1C0项目共筹资62亿美元左右。其中,EOS筹得41亿美元,占到69%的比例(下图中6月份筹资金额主要由EOS贡献)。也就是说,除去EOS这个项目之外,其余1C0项目的融资总额仅为21亿美元。相比之下,2017年项目1C0融资总额为26亿美元。根据ICO Rating Agency的数据,2017年全年1C0融资总额以及成功融资项目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而今年,如果排除第二季度EOS的影响,这些指标呈现下降趋势。

  区块律动指出,今年上半年国内主流交易所1C0破发率超过95%,部分项目token价格跌幅甚至超过99%,近百个区块链项目代币沦为空气币。Blockchain Capital合伙人Spencer Bogart表示“投资者对数字货币和1C0越来越感到失望,而大部分1C0项目都是基于以太坊启动的。” 根据耳朵财经TokenData的统计数据,今年8月份以来,基于以太坊发行的市值排名前十的ERC-20代币市值均出现大幅下跌。

  基于以太坊的项目都以ETH作为结算货币。2017年,1C0项目爆发式增长,市场对ETH的需求旺盛,ETH的价格达到1.5K美元左右的高点,涨幅高达百倍。那时候,以太坊的价格和1C0项目是相互推动的关系。而今,形势往另一个方向发展。一位token fund投资经理表示“以太坊价格越是走低,项目方越是抛售,而抛售将带来新一轮的下跌。”

  其次,可拓展性低一直是以太坊的死穴。 今年7月份,Fcoin创业板推出上币新规则,根据“累计充值人数”来决定项目方能否上币。于是,大量小额交易造成了以太坊网络拥堵。同样是在今年7月份,菠菜游戏Fomo3D吸引了大量用户加入,以太坊网络拥堵问题变得更加严重。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

  以太坊性能上的局限导致其不能承载太多应用。相比之下,EOS网络的实际交易速度在3000笔/秒左右,越来越多的项目开始选择EOS。以太坊网络中,新项目及资金进入受阻。

  再者,市场抛售行为也导致了以太坊价格的下跌。 去年1C0热潮后,很多项目锁仓期已经到期,由于市场走熊,很多项目方选择抛售ETH来套现。一位项目创始人表示“项目割肉,相互踩踏。以太坊暴跌造成了很多项目方的资金短缺,大家都在抛盘自保。对于那些只想割韭菜的空气币而言,他们也在快速抛盘套现,准备离场。”

  期货能做空以及加杠杆,很多投资者(或者说投资大户)将期货作为“混乱中的阶梯”,通过抛售投资标的(其中就包括ETH),恶意做空来达到疯狂赚钱的目的。

  市场恐慌情绪则引起了一些散户对ETH的抛售行为。 其中一部分市场恐慌情绪来自以太坊智能合约安全问题。以太坊智能合约一直存在代码重用问题。 以太坊为开发者们提供了常用的程序模板,很多项目都是直接复制了以太坊代码或者只进行小幅改动。这意味着,一旦合约中存在潜在错误,这些安全漏洞也将影响到成千上万份与之相似的智能合约。

  这个月,以太坊还被爆出其他智能合约安全漏洞。 11月5日,降维安全实验室监测发现,以太坊上长期存在一种针对用户钱包的“狩零人”攻击;11月9日Netta实验室发推文称,其和清华大学软件学院动态分析小组合作发现,以太坊智能合约虚拟机存在重大漏洞。

  在熊市影响,1C0热度减退、可拓展性低、市场抛售行为的综合作用下,以太坊在这一轮熊市中领跌,市值甚至两度被波场赶超。

  02

  君士坦丁堡计划推迟,这些年,以太坊在做什么?

  以太坊原本计划在今年11月份开展君士坦丁堡计划,对网络进行硬分叉,对平台代码进行简化及优化,从而提高网络性能。

  然而,君士坦丁堡代码的检测版本出现了意料之外的问题,导致这一升级计划无法在11月份执行。 据了解,君士坦丁堡计划的推出将导致挖矿奖励从3个ETH降到2个,直接影响到矿工利益,因此矿工对此次升级计划的抵制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计划的推迟。以太坊开发团队表示,君士坦丁堡计划需要更多时间进行开发。

  对于此事,BM在telegram中称“以太坊的下一个硬分叉就像‘EOS像素’中的奖池......它将永远延期。”(然而现在EOS像素已经结束了一轮游戏)

  今年10月31日,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在DevCon4上发表了题为《ETH2.0:以太坊的扩容之路》的演讲。 DevCon是以太坊基金会主办的一系列会议,是以太坊社区一年一度的“团圆时刻”。

  V神在会议中表示,君士坦丁堡计划之后,以太坊的下一个动作是“serenity”(宁静),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以太坊2.0。以太坊2.0将做到三大创新:共识机制从PoW向PoS转变、分片、Ewasm虚拟机。

  以太坊2.0最大的特色,同时也是最大的挑战,是要把以太坊从一个工作量证明(PoW)的区块链转变为权益证明(PoS)区块链。 这是以太坊网络对基本共识机制的调整,也是以太坊未来发展的基础。因为PoS比PoW共识效率更高,所以,这个改变一旦实现,以太坊网络性能将得到大幅提升。Casper是以太坊在PoW向PoS过渡过程中的一项协议。根据Casper测试链的表现,开发人员普遍认为,Casper已经基本稳定。

  以太坊2.0第二个重要的想法是分片。分片技术实现之后,以太坊通过增加计算节点就能达到扩容的目的。 由于Casper也可以为分片提供共识,所以也有人称以太坊的这种分片(sharding)机制为Shasper。

  EWASM虚拟机是以太坊2.0的后期目标。 虚拟机是应用软件与以太坊交互的窗口,EWASM相对于现有的以太坊智能合约虚拟机EVM而言更高效,支持多种编程语言和开发者工具,并且能向后兼容EVM。因此,EWASM的实现能为智能合约与以太坊的交互带来很大的提升。

  以太坊2.0是以太坊主链的升级版。除了主链之外,以太坊开发团队也在尝试在主链以外的技术领域寻求突破。 以太坊生态的最大挑战是扩容问题,其中涉及一些非常重要的扩容方案,比如侧链和零知识证明。

  侧链的基本原理是将大量的交易移到主链之外进行,而交易的正确性与安全性则通过一个智能合约批量在主链上进行验证。这样做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提升网络性能。Plasma就是一种知名度比较高的侧链解决方案。

  zk-snarks是由ZCASH项目提出的一种证明机制。和普通验证技术不同的是,在处理大量证明信息时,zk-snarks会把它们压缩成非常简洁的证明。Vitalik在今年九月份就曾提出,要通过zk-snarks把以太坊的TPS提升到500笔/秒。如果真的实现,以太坊网络性能将得到大幅提升。

  今年10月初,Vitalik在推特上写道“就算没有我,以太坊也会发展下去”。同时,他还表示,自己已经在渐渐退居二线。这番话在区块链圈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事实上,现在以太坊确实已经不是Vitalik的个人独秀了。 台北以太坊社群联合发起人梁智成说“Vitalik希望人人都有能力去参与以太坊的运作、开发与研究。他已经不会每件事都插手,或者每件事都给意见了。”Vitalik本人在这次DevCon4会议期间接受采访时也表示“自己应该退居幕后,这是社区发展的重要一步。”

  不过,V神并不是要离开以太坊,而是希望以太坊能以一种更加去中心化的方式进行治理。 分析师Tone Vays曾猜测Vitalik是否要效仿BM,V神在推特上给出了答复“1. 我不是要离开(以太坊)。我不会停更或者减少博客文章、研究报告和GitHub任务的更新次数。2. 当Vitalik是负责人的时候,人们会说以太坊是中心化的!当Vitalik不再承担重要角色时,又有人会说Vitalik要跟BM一样走人了!比特币极权主义者真是没有可信度!”

 

  以太坊是一个由众多开发者支撑起来的开源社区。简单来说,以太坊开发社区由外向内、由上层应用到底层架构,可以粗略分成三层开发系统。

  最外层是搭建在以太坊底层架构之上的各种上层应用项目。这些开发者可能不直接参与底层架构的技术推进,但仍对整个社区生态的繁荣做出了贡献。 从红极一时的加密猫到单日吸金上亿元的资金盘游戏 Fomo 3D,这些架构在以太坊上的 DApp都曾为以太坊带来勃勃生机。

  第二层是投入底层架构开发的,以太坊基金会以外的开发人员(外围开发人员)。 由于以太坊是一个完全开源的生态体系,所以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只要有兴趣,可以以各种形式参与底层开发工作。以太坊的链下扩容解决方案雷电网络(Raiden Network)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三层,同时也是最核心的一层,是以Vitalik为首的“以太坊基金会”(TheEthereum Foundation)。 该基金会总部设在新加坡,目前有一个30多人的研究团队分散在世界各地,专职投入底层核心架构的研究与开发,其中有许多是和V神一样的 90 后开发者。

  以太坊的开发者社区特别活跃。 以太坊在GitHub上提交的代码次数、开发人员数量都远远超过比特币、瑞波、BCH、EOS等其他加密货币。以太坊基金会每两周会开一次会,讨论以太坊大小事宜。会议上讨论的话题、结论等都会通过以太坊魔法师联谊会网站(Council of Ethereum Magicians)公布给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完全展示出了以太坊的开源精神。

  为了号召更多外围程序员参与并且帮助解决难度较大的问题,以太坊基金会设立了奖励金,从今年年初到近期,已经对52个项目发放了高达1100万美元的资金。其中有61.3%的奖励金给到了致力于解决拓展性问题的项目。

 

  以太坊项目在很大程度上秉承了比特币自由、开放的发展精神。在DevCon4大会上,Vitalik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计划推进时间。这些功能可能会在一年内实现,也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或许以太坊的目标是用技术改变世界,而不是短暂的牛熊。

  03

  以太坊是否可能再造辉煌?

  以太坊是有可能再造辉煌的。一方面得益于Vitalik的人格魅力和能力。毫无疑问,V神是以太坊社区的指路明灯。无论是在Casper(共识机制)、sharding(分片技术)、Plasma(侧链技术)等技术方面,还是在社区影响力上,Vitalk都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2016年6月18日,以太坊发生the DAO事件,360万个以太坊被盗。一时间,市场恐慌不已。2016年6月30日,Vitalik挺身而出,提议对以太坊进行硬分叉。2016年7月21日,超过85%的算力支持硬分叉,以太坊网络分叉成功,挽回了大部分人的损失。

  另一方面,以太坊项目的出发点是正面的。社区抱着一种造福大部分人的愿景在做事情,商业化倾向并不明显。 (相比之下,链下世界中一些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双十一、双十二等与其说是一种社会文化,不如说是商家的盛宴,打着过节的噱头大赚一笔)以太坊等项目虽然也受到一些质疑,但是其消耗的不是用户流量或者热度,相比之下,发展动力更加持久。

  以太坊想要达到的去中心化状态是一种理想状态,想要实现这一点,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平衡各方利益上,难度都很大。(比如在解决可拓展性问题时,其就需要在高效与安全性之间寻找平衡点)但是荔枝以为,以太坊正在朝着他们所期望的方向与趋势发展,我们需要抱有希望。

转载请注明来自以太坊之家(www.eth68.com),本文标题:以太坊价格为何持续下跌?什么时候适合炒币投资者抄底 原文地址:http://www.eth68.com/tz/137.html

以太坊价格为何持续下跌?什么时候适合炒币投资者抄底
Top